吃阿胶=吃猪皮冻,没补血作用吗?

分享到:
点击次数:828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12日11:04:50 打印此页 关闭

20170310122240_78783.gif

中国芍药网

最近,中药三宝之一的阿胶又被质疑了。


质疑者认为:阿胶和猪皮牛皮羊皮一样,就是蛋白质,但其中人体必需的氨基酸比重不大,用熬制阿胶的方法处理后,只能发生一般的化学反应,无法产生新的有效物质……

扯淡言论

①阿胶=一种吃了等于白吃的奢侈品

②通过阿胶美颜养生,要么是智商欠费,要么钱多没处消费。

③吃阿胶获得的营养价值还不如吃点富含蛋白质的肉类,比如驴肉火烧。

④吃阿胶=吃猪皮冻

⑤阿胶并没有补血的作用

888.jpg

777.jpg

345.jpg

中国药典2015

中药不等于

“中药有效成分”

不独阿胶,中医药受到这种“以科学之名”的质疑不是第一次。中医药历经千年而流传至今,肯定有其合理之处,这个合理之处的关键就是:

中药不等于“中药有效成分”!

阿胶的价值不只是因为含有氨基酸和胶原蛋白,作为现代医学的组成部分,现代营养学能够认识到的,只是阿胶的一部分,就像中药黄连不等于其中的有效成分“黄连素”,青蒿不等于“青蒿素”一样。

“黄连素”用于治疗细菌引起的腹泻,但黄连的作用远多于此:黄连和阿胶配伍,至今仍在临床治疗安眠药无效的顽固失眠,这就是记载在《伤寒论》中的“黄连阿胶汤”,但如果用“胶原蛋白”兑上“黄连素”,却绝对不会有“黄连阿胶汤”的疗效。

获得诺贝尔奖的“青蒿素”,是青蒿的有效成分,但青蒿却不仅仅能治疟疾,明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中的“青蒿鳖甲汤”,至今用在治疗各种不明原因的,抗生素、退烧药无效的持续发烧,方中,青蒿是排在第一的主药,但如果把青蒿换成“青蒿素”,却无此效验。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新药安全评价中心对雾霾所致动物肺损伤进行研究,结果发现:雾霾所伤的动物,在服用阿胶后,不仅肺部炎症减轻,肺功能及肺脏病理改善,这些动物的抗氧化能力明显提高,由此得出结论:阿胶抗雾霾不仅作用在肺,还可以通过提高整体免疫力来达到……而这些作用,都是科学在后来一点点发现的。

归根结底,对阿胶之误,是因为科学尚不能搞清阿胶补阴养血、“黄连阿胶汤”安眠、青蒿退热的具体机理,由此获得的自然是“管窥之豹”,因为就在“青蒿素”获诺贝尔奖之后,屠呦呦教授团队又从青蒿中找到了另一种可以抗疟的药物,由此可以想象,阿胶能有载入史册的疗效,一定在现有科学的认知之外,还别有洞天!

中药的价值是被

中国文化赋予的

任何一门医学都是一种文化的产物。如果脱离了文化,青蒿不过就是柴草,阿胶就是驴皮;被赋予西医文化之后,青蒿变成了“青蒿素”,阿胶被狭义地理解为氨基酸和“胶原蛋白”;被赋予中医文化之后,青蒿在治疗疟疾之外,还被发现了退热功能,阿胶被视为“上品”,是可以承担滋阴润燥、建筑人体生命根基的“圣药”,支撑阿胶如此疗效的中医“四气五味”、“性味归经”等概念,更是中国文化的产物,且至今仍不能为西方文化背景的科学所解释。

中医与现代科学,分属于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和两种文化体系一样,它们是各自独立的,这种独立体现在各自理论的不相容,不能互相解释上,比如,现代营养学从营养的角度要求:早餐要吃水果,中国人如此照办就会胃里难受,但中医可以解释其为:晨起,阳气不足。贫血的时候西医要吃“铁剂”,甚至要直接输血,中医则开出补血药,但后者中,虽然未必含有能造血的铁,补血的效果却要比输血长……

不同的学科,因为背景文化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温度和厚度,所以我们看急病的时候会想到西医,治人养生的时候想到中医,因为中医用药更贴己,更温暖,而这种贴己和温暖却是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凡此种种,并不影响它们各自成为人类历史创造遗留的财富,流传至今。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用现代科学发现的那一小部分药物有效成分代替中药,以科学原理否定中医,从技术层面上看,是对中医药这门医学的曲解和否定;从文化层面上看,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否定,后者是每当中医以及中医经典药物受到质疑时,我们面临的更大危机。

不怕中医是“伪科学”

就怕科学是“伪真理”

中医发端于中国哲学,因此,中医认识生命和治疗疾病的方法,不具备科学特质,也是因此,中医常被质疑者嘲弄为“伪科学”。

对于始终被当做“世界标准”的科学,两位资深科学家的认识,很值得借鉴:

中国科技界的领袖级人物、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我的一个核心的意见是:不要把科学跟绝对正确联系起来,科学只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到公元1500年以后,在这几百年里面,一部分地球人所认定的一种体系。而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所认定的体系!就我的了解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科学并不在于正确”。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我们所看到和认知的世界是有形和客观的世界,但相较于全宇宙,这部分只占4%。其余的96%都是我们尚一无所知的暗能量和暗物质。

这两位“科学含量”极高的学者的感言,来自于他们所从事的科学碰到的一个又一个难题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认定:科学确实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手段,但并不是唯一的手段。

从“青蒿素”到青蒿素之外的新成分的发现,从氨基酸、胶原蛋白到阿胶,中医药一点点被科学认识的过程,也是科学一点点逼近世界真相的的过程,这个逼近过程漫长而艰辛,因为人类发展至今,我们只有对世界4%的认知经验可以借鉴。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理由借科学之名否定未知的那部分世界?特别是否定中医这个中国文化的精华?特别是当我们对科学的理解和掌握,也还非常初级的时候。从这个意义上说,不怕中医是“伪科学”,这是事实,也是中医的特点,怕的是把科学当做衡量和指点世界的“伪真理”,因为后者使整个人类遭受的损伤,远在一门医学之上。


延伸阅读

阿胶的介绍

阿胶为马科动物驴的去毛之皮经熬制而成的胶状物。驴以麦秸、谷草为主食,中国北方均有饲养。驴皮全年均可采收。一般在10月至次年5月为阿胶生产季节。药用阿胶呈整齐的长方形,长约8.5厘米,宽约3.7厘米,厚0.7至1.5厘米。表面棕褐色或黑褐色,有光泽。质硬而脆,断面光亮,碎片对光照视呈棕色半透明。气微,味微甘。

如何食用阿胶?

1、 阿胶不宜直接入煎,须单独加水蒸化。新熬制的阿胶不宜食用,以免“上火”。

2、 阿胶滋阴补血多生用,清肺化痰蛤粉炒,止血蒲黄炒。

3、 用于虚劳咳血、便血、吐血等多种出血以及失血后的头晕、乏力,常与党参、黄芪、当归、熟地、人参、天冬、五味子、白及等配伍。

4、 治疗虚劳肺燥咳嗽、阴血不足的虚热、心烦。常与石膏、杏仁、人参、麦冬等配伍。

5、 治疗肺结核咳血:阿胶研成细末,每次服20-30克,每日2-3次,温开水送下,或熬成糊状饮下。均配用常量西药抗结核药。

6、 治疗胎动不安、滑胎:阿胶12克,鸡子2枚,红糖30克(打荷包蛋服)。

7、 阿胶畏大黄。

20170310122240_78783.gif

中国芍药网

上一条:真假难辨的中药伪品 下一条:虫草和玛卡等仙草产业近况如何?